当前位置: >>新闻信息>>国际渔业>>正文

科学家批评美新法规是生态系统服务的巨大倒退
2020-08-21 15:56:27  来源:中国科学报

季节性的河流,比如这条南达科他州的河,已经失去了联邦政府的保护。图片来源:《科学》

一项决定如何实施《清洁水法》的新法规,基于对判例法的选择性解读和对科学证据的曲解,使得美国数百万英里的溪流和湿地得不到保护。

近日,在刊登于《科学》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员称,《通航水域保护规则》(NWPR)只保护那些与河流、湖泊和其他大型“可通航”水体有永久水文表面连接的水域,违背了《清洁水法》的精神。

“文章针对一个紧迫的环境问题——水保护。我们审视了NWPR背后的科学和法律。被取消保护的这些溪流和湿地直接或间接提供了一系列生态系统服务,包括提供饮用水、减少洪水等。”该文章通讯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学环境与自然资源学院副教授Mazeika Patricio Sullivan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这项新规则基于可疑的法律选择,与现有的关于水和流域的最佳科研结果极不一致,其结果是环境保护出现重大倒退,这可能对美国水域造成广泛而持久的损害。美国水质将迎来分水岭。”

“论文关注的重点是对水生态系统结构和水体生态服务功能的保护。”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胡春明告诉《中国科学报》。生态服务功能指的是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服务功能,例如氧气供给、水源涵养、水土保持、洪水滞蓄、景观提供等。“NWPR主要对季节性河流、湿地、湖泊等水域做出了调整,不再将此类水体纳入保护范围。仅从水生态系统角度考虑,这种改变有一定道理,因为季节性的水体无法形成完整、持续的生态系统。但是从生态服务功能角度考虑,这种改变无疑是退步的。”他说。

巨大的倒退

《中国科学报》从俄亥俄州立大学获悉,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和陆军于今年4月公布了NWPR,重新定义了“美国水域”,强调“连续表面连接”和“永久性”。

Sullivan等人认为,这一变化意味着,现在不受保护的水域可能会受到各种有害人类活动的影响,比如为了发展而挖泥或填埋水域,甚至向河流或湿地倾倒工业废物。一些潜在的结果将使洪水风险增加、生物多样性丧失、饮用水和休闲渔业受到威胁。

胡春明表示,从水生态系统结构角度考虑,水体的连通性和持续性意义重大。通俗地说,缺乏了连通性和持续性,水体及其生态系统就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例如,没有连通性和持续性,下游的洄游鱼类就不能回到上游去产卵(长期的连通和持续),河漫滩湿地得不到水体补给就会慢慢退化(短期的连通和持续)。

“但正如论文所担忧的,若是对季节性河流、湿地等水体不再保护,那么人类活动很容易造成生态系统破坏:河流、湖泊可能慢慢成为平地,湿地慢慢成为草地。”胡春明说,“破坏活动可能是间接的——消耗水资源,导致季节性水体完全得不到水资源补给,也可能是直接的——在河滩、湿地上拓荒、种地等。随着生态系统的破坏,原本发挥的功能将不复存在。”

演变的法规

实际上,关于美国哪些非通航水域应受《清洁水法》保护的斗争已持续多年。

2006年,在一个案件中,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nin Scalia认为,只有当非通航水域具有“相对永久”的流量,并且与传统受保护水域有连续的水面连接时,这些水域才应受联邦法律的保护。大法官Anthony Kennedy也建议,如果一个非通航水域与传统通航水域有“重大关联”,即可能影响下游水域的物理、生物和化学完整性,那么它就应该受到保护。

2015年,奥巴马政府实施了《清洁水法》,将所有支流和大部分湿地列为属于联邦管辖的“美国水域”。这项规定的核心是一份由EPA编制的《连通性报告》,该报告以对1200多份科学出版物的审查和49名技术专家的意见为依据,支持应保护孤立或间歇的水系统,如果这些系统被污染或破坏,将降低下游的水质。Sullivan是该科学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相反,研究人员认为,NWPR的措辞让人想起了Scalia的观点,即保护“相对永久”的水域,并将所有地下水、季节性水体以及其他水体排除在联邦管辖之外。

“因此,从政策的角度来看,最令人担忧的是,联邦政府把科学撇在了一边。”Sullivan告诉记者,“连通性的概念是科学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但在新规则中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连接是有量级的——它可以是频率或者持续时间,还有不同类型的连通性,例如生物、化学和水文的。”

变差的水质

近年来,美国水污染问题持续引发关注。以饮用水为例,杜克大学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在某些地质条件下,地下水中出现的自然污染物可能会增加数百万北卡罗莱纳州居民的健康风险。

研究人员对北卡罗莱纳州地下水井中4种自然存在的元素(砷、铬、钒和铀)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84%的水样中含有毒性更强的六价钒和铬,超过了北卡罗莱纳州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的健康建议。相关论文刊登于《环境科学与技术》。

“安全饮用水指导方针通常是基于一种元素或污染物。它告诉我们水中含多少砷是可以接受的,或者铬的最大安全含量。但如果砷和铬同时出现呢?”该校地球化学和水质教授Avner Vengosh告诉记者,“尽管最近的研究表明,接触多种污染物可能会增加毒性,但指南没有解决这一问题。”

“与论文所担忧的生态系统破坏情形相反,我国前几年推动开展的海绵城市建设工作,实际就是另一个改善方向。通过在城市内部构建生态型的排水沟、雨水湿地等形式,其实可以视为大自然中的临时河流、湖泊、湿地在城市中的微缩模拟。”胡春明说,“这也是秉承科学、求真、务实精神,在研究探索的基础上将成果应用于实际,而非仅仅应用于论文、停留在纸面。”

对于美国水保护问题,Sullivan和同事引用了最高法院今年4月的一项判决,该判决可能会影响100多起反对新规定的未决诉讼结果。在毛伊岛诉夏威夷野生动物基金会一案中,法院首次确认,通过地下水进入地表水的污染物受到《清洁水法》的保护。

“我们知道科学不能决定政策,但是科学应该为政策提供信息。”Sullivan再次强调,“这项新规定把科学放在一边是不可接受的。每个人都需要干净的水,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相关论文信息:http://doi.org/10.1126/science.abb6899

http://doi.org//10.1021/acs.est.9b06471


 

上一条:越欧自贸协定生效后越南海产品对欧出口增加
下一条:南非首次将获鱼捕捞权倾向小规模渔民